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英伦金融圈】特斯拉最担心的不是股价暴跌 而是TA

原标题:【英伦金融圈】特斯拉最担心的不是股价暴跌 而是TA 来源:FX168

最近特斯拉股价大跌,但这显然不是特斯拉最担忧的问题。

证据之一是,特斯拉老总马斯克去年曾经感叹特斯拉的股价太高,当时特斯拉的股价按后来拆股的比例计算大概为100多美元每股,现在即便是在数周内下跌了超过30%,但截至周五收盘,特斯拉的股价仍达到597.95美元每股,想必马斯克也不会嫌它太低。

倒是在2月底,马斯克发表推文说,镍是特斯拉最大的担忧。这也不是他首次提及这个担忧,去年马斯克曾经表示:“镍是高容量长效电池的最大挑战。”他还喊话矿场:“如果你能以环保的方式高效地开采镍,特斯拉将为你提供长期的巨额合同。”

镍是生产电动汽车最重要的金属之一,是电动汽车所使用的锂离子电池中阴极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作为一家领先的电动汽车公司,电池生产能力被特斯拉视为保持长期竞争力的重中之重。特斯拉的目标是到2022年将电池年产量提高到100GWh,到2030年将年产量提高到3TWh。

去年9月份,特斯拉还宣布计划通过用更多的镍取代价格较高的钴来降低生产电池的成本,这意味着镍的需求大大增加。

有分析师预估,到2023年,镍的电池生产需求将比2019年提升14倍。到2025年,如果特斯拉每年生产500万辆电动汽车,那么他们每年将需要约275,000吨镍。这远远超出了大多数矿场的生产能力。

也正因于此,才有了马斯克喊话矿场的一幕,而自那以后,大家也开始纷纷猜测特斯拉到底会和谁签下这笔“巨额合同”。

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在前两天得以揭晓。周四,媒体报道称,特斯拉和一家镍矿场签署了协议。

这家名为Goro的矿场位于南太平洋的新喀里多尼亚,这里是从属于法国的海外领地,同时也是世界上第四大镍的生产地,产量仅次于俄罗斯、加拿大和印度尼西亚,被认为拥有世界镍矿藏量的25%。

但Goro也是一家争议巨大的矿场。此前它被巴西的矿业巨头淡水河谷(Vale)收购,原本雄心勃勃的想要大幅提高产量,但因为开采镍使用的高压酸浸技术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而遭到当地居民的强烈抗议。

在连年亏损的情况下,淡水河谷准备将Goro卖给瑞士的大宗商品交易商托克集团(Trafigura),再度遭到当地政府和矿场员工的反对。最终经过反复的谈判协商,Goro51%的股份收归“国有”,托克买下了19%的股份。

至于此次特斯拉与新喀里多尼亚政府签署的协议,并不拥有Goro的任何股份,而是被任命为“技术和产业合作伙伴”,帮助确保矿场的生产和“可持续性标准”,同时大量购买这里出产的镍。

特斯拉在去年宣布解决了开采锂的环保问题,并且获批在美国内华达州上万英亩的矿藏区进行开采。看来特斯拉有志亲力亲为从根源上解决自己在电池原材料问题上面临的巨大挑战。

但就镍矿而言,Goro现在的产量每年不足4万吨,还远远解决不了特斯拉的问题。马斯克在上个月的推文中提到他们会转而使用铁,但这在技术上能否迅速实现,尚属未知。

而特斯拉在解决镍材料供应方面可能已经落后于它的竞争对手。比如中国公司就在过去几年里大力投资了印度尼西亚的镍矿项目。青山控股在去年7月份表示,他们已经开始在印尼生产更高纯度的镍,以用于电动汽车电池的生产。周二,该公司宣布和两家中国电池原材料公司华友钴业和中伟新材料签订了协议,出售给他们10万吨的镍。

部分受到这一消息的影响,镍的价格在本周下跌了13%。镍的价格走低,原本是利多特斯拉股票,但如今却恰逢特斯拉大跌。

特斯拉股价已经从1月底的峰值下跌超过30%。可以说是多重因素驱动。有人说是泡沫破裂,有人说是正常回调。但对于此前股价飙升过快、过高的特斯拉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即便真的是泡沫,也是越早破越好。

就像当初的互联网泡沫,当动荡尘埃落定,新兴的科技公司真正发展壮大,成长速度跟上估值,股价的上涨才更有说服力,也更加难以撼动。

所以无论是对于特斯拉本身还是投资者,抑或是新兴产业的关注者,相比股价的剧烈波动,也许企业自身的发展状况才更加重要。

虽然特斯拉仍是全球领先的电动汽车公司,且前景乐观,但如上所述,它也正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和挑战。我们可以看到的是,特斯拉正以无比开放的思路积极解决这些难题并拓展自己的能力。

对于特斯拉能不能突破极限,跑赢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像亚马逊和苹果那样在千帆过尽后成为行业当之无愧的“老大”,本人热切的盼望看到最终的结局,也非常乐意与您分享这一过程中任何重大的动态。因为不论结局如何,这都将是一个时代的传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英伦金融圈】特斯拉最担心的不是股价暴跌 而是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