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陶华碧“折断”老干妈IPO的翅膀

来源:侃见财经

那些承诺永不上市的企业慢慢都登上了资本的列车,走上了IPO的康庄大道。

顺丰已经疾驰而去,上市尽管顺利,但回落的股价以及放慢的增速让王卫吃尽了苦头。为了扭转颓势,顺丰曾想了很多办法。但最没想到,顺丰最大的机会却是人们最不愿意面对的疫情。

另外三家,除了华为坚定不上市之外。娃哈哈也已经动了上市的念头,如果宗馥莉当年收购中国糖果比较顺利,现在娃哈哈大概率已经实现了IPO。剩下的就是老干妈,前几年传过IPO的消息,后来一一被否,大概在陶华碧女士掌舵时代,老干妈基本上IPO就无望了,但这并非不是一件好事。

老一代企业家,对于资本一直是又爱又恨。从实业起步,在实业中成长,他们对于资本基本上都持一种比较排斥的态度。在很多老一代企业家的心目中,资本就是洪水猛兽,资本尽是一些虚的东西。

可是,当中西方交流日益频繁,很多二代们基本上都喝过了洋墨水,他们不愿意像父辈一样在一分一毫上计较,更不愿辛辛苦苦再从工厂的螺丝钉中赚取每一份微薄的利润,他们想给企业插上金融的翅膀,然后撬动更大的杠杆。

创一代和富二代之间传承,由此割裂。

财富的传承,是全球性的一个难题。能够顺利传承下来的企业少之又少。据统计,大概有60%的企业都会在传承中消失,而理念就是导致传承失败最根本的因素。

海鑫钢铁就是一个标本案例。1987年,李海仓在山西运城闻喜县创立焦化厂,后来在此基础上成立了海鑫钢铁。经过十余年的发展,海鑫钢铁山西省第2大钢铁企业、最大的民营企业,他本人也被人称作“山西钢铁大王”。

2003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枪杀案,打破了这家公司原有的平衡。当时,还在澳洲留学留着一头长发的叛逆青年匆忙回到了国内,在爷爷的支持下,接管了海鑫钢铁的大旗。

起初的几年,李兆会剪掉了长发,在叔叔伯伯的扶持下,认认真真的拜访客户学习企业管理。就这样,五年多的时间里,他将海鑫钢铁向前推了一大步。

不仅如此,27岁的他还以125亿元的身价成为了山西省的首富。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2010年,李兆会婚宴大摆500桌、200多辆豪车迎娶女星车晓。一场光鲜亮丽的婚姻只持续了一年零三个月,而李兆会的事业也盛极而衰。

2014年,海鑫钢铁全面崩塌,李兆会因此沦为“老赖”。

二代和创一代的代沟一直存在,并且无法消弭。

不贷款、不参股、不融资、不上市一直是贴在老干妈身上最大的标签,一个农妇用一双手将一家企业推向全球。

没有复杂的财技,没有赊账,付钱提货一直是老干妈的传统,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村妇女用简单的思维打造出了中国最好的商业体系。所以,老干妈不缺钱,也不上市,陶华碧女士更是认为上市就是骗人。

在陶华碧女士的认知里,做好企业就是做好辣酱,专注就是她对商业最深刻的认知。因此,在她掌舵时,老干妈都是稳步向前的。

由于年岁渐大,陶华碧女士对于老干妈的管控开始放松。

2014年,老干妈内部一场权力的转移悄悄地开始了。陶华碧将自己持股的1%的股权转让给了次子李妙行,他个人持股达到51%成为老干妈的实控人。

另外,李贵山持股为49%,这就意味着陶华碧退出了股东序列。

这场交接并不一帆风顺,曾几何时不少消费者察觉到熟悉的老干妈变了味道。

原来,随着原材料价格上涨,李妙行兄弟二人放弃了贵州辣椒,改用更便宜的河南辣椒,他们的行为遭到了用户抵制,他们的行为给老干妈品牌带来了不小的危机。

更甚者,兄弟二人掌舵下的老干妈多次传出了上市的消息。

2019年,风暴中的陶华碧女士重新接管了老干妈,并且还将配料改回贵州辣椒,为了挽回形象,以往不怎么宣传的老干妈竟然在多渠道进行了宣传。

今年年初,老干妈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老干妈2019年完成销售收入50.23亿元,同比增长14.43%,再创历史新高;上缴税收6.36亿元,同比增长16.82%。

不仅如此,陶华碧还亲自“击溃”了老干妈上市的传闻。2020年,市场关于老干妈上市的传闻几乎销声匿迹。由此可见,创一代与二代之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认知问题。

商业社会,杠杆和金融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再上一个台阶,用不好企业可能就会堙灭在时代的洪流之下。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几十年来以来几乎很少有二代通过财技让父辈留下的企业再上一个台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陶华碧“折断”老干妈IPO的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