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奥运马术故事之因参赛骑手非“士官”身份 瑞典队被剥夺团体金牌

今年夏天,全世界的男女马术骑手将为登上2020东京奥运领奖台而战,他们会向金牌发起冲击,试图将自己的名字写入历史。与此同时,全世界观众的目光都将汇聚在他们身上。

奥运会的马术比赛已经成为了四年一度的盛宴,是马术赛事中最受欢迎的比赛之一。无论是马术爱好者,还是那些不会持续关注盛装舞步、三项赛和场地障碍赛的人而言,他们都可以尽情享受四年一度的盛事中这项人马合一的项目。

一个多世纪以来,马术项目一直是奥运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在2020东京奥运会的马术盛事拉开序幕之前,我们将回顾100多年来充满戏剧性和冲击力,并且高潮迭起的精彩比拼。

1936年柏林奥运会成为未来五年席卷欧洲和世界范围内恐怖战争的前奏。20世纪30年代的一些明星马术骑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不幸牺牲,包括德国场地障碍金牌得主Kurt Hasse、三项赛金牌得主Ludwig Stubbendorff和1932年场地障碍锦标赛冠军、日本骑手Takeichi Nishi。

1940年的奥运会原本计划在东京举行,但是随着中日战争的暴发日本被剥夺了举办资格。芬兰首都赫尔辛基被任命为新的举办地,但是随着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暴发,这届奥运会被迫取消。

1939年,英国伦敦获得了1944年奥运会的举办资格,但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持续,这届奥运会也被迫取消。1945年,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伦敦被确认为1948年奥运会的举办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人们开始思考奥林匹克运动未来的发展。

1948伦敦奥运会,因体育而重聚

1948年7月29日至8月14日,伦敦第二次举办奥运会,世界人民因为体育而重聚。奥运会第一次通过国家电视台进行播出,但当时并没有多少英国人拥有电视机,因此大部分人并没有看到每天3个小时的奥运会电视转播。

与1936年柏林奥运会相比,本届奥运会并没有那么宏大,也少了一些政治色彩。仅有少数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参加了马术项目的争夺。

在为期6天的马术比赛中,大部分项目在距离伦敦60公里左右的奥尔德肖特(Aldershot)军事综合指挥中心的体育馆举行。场地障碍的比赛在位于温布利(Wembley)的可以容纳8.2万人的伦敦奥运会主场馆(后来被人们所熟知的帝国体育场)举行。

在温布利的这场表演中,墨西哥梦之队包揽了团体和个人的两枚金牌,将场地障碍金牌从欧洲带回了美洲,让世界为之震惊。曾经数次在欧洲的重大赛事中获得冠军的墨西哥骑手Humberto Mariles搭档Arete赢得个人赛金牌,他的队友Rubén Uriza骑乘Hatuey获得银牌。这对于在此前的比赛中从未获得过场地障碍赛金牌的墨西哥来说,无疑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西班牙队和英国队分别获得亚军和季军。

考虑到在战争年代训练马匹的难度会进一步增加,从1936年柏林奥运会开始,盛装舞步和三项赛的比赛进行了改革。国际马联决定将盛装舞步的比赛时长缩短到13分钟,裁判的数量由5人降至3人。

对于三项赛中马匹耐力的要求进一步降低,越野障碍赛(steeplechase)的长度仅为3.5千米,行进速度从240米/分钟降低至220米/分钟。与12年前的柏林奥运会相比,赛道总长度从36千米缩短至33.5千米。

法国骑手Bernard Chevallier搭档Aiglonne斩获三项赛个人赛金牌,美国队在个人赛银牌得主Frank Henry的带领下摘得三项赛团体赛金牌。

瑞士骑手Hans Moser赢得了盛装舞步金牌,法国队将团体赛冠军收入囊中,但此界奥运会盛装舞步颇受争议。瑞典队原本获得了团体赛冠军,但由于团队成员Gehn?ll Persson为了获得参赛资格,通过不合法的方式晋升为中尉,因此瑞典队被取消了团体成绩(当时规则规定,为保证盛装舞步比赛的专业性,非军队士官不得参赛)。

受此影响,国际马联自1952年奥运会取消了非士官不得参加盛装舞步比赛的规定。

文章来源:国际马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奥运马术故事之因参赛骑手非“士官”身份 瑞典队被剥夺团体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