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新生代“养基专业户”入市 开启资产配置新时代

原标题:“新生代”入市

作者:郑一真 黄蕾

“我心中一阵一阵狂喜,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习武之人发现武功秘籍一样,感觉冥冥之中,有神秘的力量助我找到了一条躺着发财的道路。”生活在广州的90后王瑞如此描述自己的误打误撞开始买基金的心情。

她在2020年12月开始正式成为“养基专业户”,“那几天行情贼好,刚开始买了10块,后来100、1000……从今年1月份开始,东拼西凑,拿出六万多,一顿操作猛如虎,开始做起了靠养基能够脱贫致富的春秋大梦。”王瑞给记者展示她的“养基”成绩单:投资总额6.3万元,截至2021年2月4日,累计亏损500多元。

“我基本上还是个小白,不过现在变成‘小绿’了”。王瑞略带调侃地说。短暂的炒基经验开始让她思考如何理性投资。

像王瑞这样,被股市的赚钱效应吸引开户炒股炒基的年轻人不在少数。岁末年初,火热的行情让股市成为街头巷尾人们议论的焦点,开户炒股炒基的新投资者快速增加。去年12月份,A股新增投资者同比增长100%,期末A股总股民近1.8亿人,其中绝大多数是散户。

1月份,连续10个交易日A股成交额破万亿,剩下的交易日也是在万亿成交额上下徘徊。年初至今沪深300涨幅超过5%,创业板指涨幅超过7%,恒生指数涨幅超过7%,恒生科技指数涨幅超过16%。A股股王贵州茅台持续突破新高,2月5日股价站上2300元,南向日均百亿资金流入规模让腾讯、美团等科技股成为机构的新宠,腾讯市值突破7万亿。

2月份以来,爆款基金频现,南方、易方达、东方红、嘉实基金公司旗下三只权益类产品“一日售罄”。今年新基金已经狂卖超过5000亿。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募基金规模17.80万亿元,比2019年同比增长了近30%。2020年第四季度,公募基金规模又增加了两万亿达到19.89亿的规模。

这些新入市的投资者年轻化趋势越发明显。北京一家中型基金公司的人士对记者表示,去年7月份股市大涨期间,买入基金的以“95后”为主。这一群新生代投资者有着自己明显的标签,比如“性子急”的基民甚至推出了“七日炒基法”,比如为自己的心仪的基金经理成立全球粉丝团、加入微博/豆瓣/B站等各类理财小组交流投资心得、更乐于接受直播、小视频这样的获取信息的方式。

证券、基金公司与投资者互动的方式也在发生改变。北京金融街某基金公司的一间办公室里,背景板、手机支架、补光灯、声卡、麦克风等直播设备已经准备就绪,基本上每天至少都有一场直播,基金经理、投研人士轮番上阵。

但同时,一名大型公募基金人士对记者表示,“投资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基金经理也不需要圈粉,不需要直播带货,也不用靠流量赚钱,对他们来说,更想好好地去做投资。对投资者而言,冷静投资、理性决策、长期持有,才是买基金的正确方式。”

“我的养基场”

盯着自己的收益记录,王瑞决定手上的基金涨了以后先落袋为安,过阵子再看。面对去年末到今年1月份的过山车行情,她的心情也是跌宕起伏。

王瑞一天到晚盯着手机不放,茶饭不思,娱乐八卦也不怎么参与,和同事谎称最近迷恋网络小说。“因为手机看太多,视力明显下降,除了看基金涨跌,看啥啥模糊,脊椎也疼的不行,没赚啥钱倒是先得了一身病”。“刚开水除了满腔热血,其实啥也不懂,以为本金足够多就可以了。”王瑞吸取经验教训,加入豆瓣、微博上的理财小组,在网上学习买基金的知识,不再像刚入市那样“天天想暴富”。

王瑞的经历也得到了很多新基友的共鸣。年初,像王瑞这样构建自己“养基场”基民不在少数。另一名95后的基民在网上某投资理财小组分享自己的买基方法——打开天天基金看排名,反着排,从绿色的基金里挑,看行业比较热或者别人讨论比较多的在研究,“买那种净值曲线让我觉得这已经是不能再低的基金了”。

不过,这种短线炒基法也给他带来许多困惑,已经习惯短期盈利的方式,幻想自己成为“抄底之王”,没有办法长期持有,也不知道其中的风险。而对于短炒基金的手续费,似乎也并不是很在乎,“只要收益能覆盖手续费就好。”

一般而言,买入手续费分为买入费、管理费、托管费、卖出费等,券商与第三方平台买入费率多数能打一折在0.15%左右,管理费和托管费率大概在1.5%和0.25%,卖出费率则根据时间差别较大,7天以内为1.5%,7天及以上为0.75%,一年以内为0.25%,持有超过730天则不需要卖出手续费。“作为投资新人,现在感觉是一种无知者无畏状态,什么都想尝试。”易卉这样形容自己,她笑称自己脑子里目前只有教学科研和投资两件事了。

实际上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易卉一直是股市的“旁观者”,“因为我的母亲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炒股,因此耳濡目染下,我对股市这些年的起起落落和风险性还是有所了解的,比如2008年、2015年、2018年都是比较重要的节点。”

这两三年,身边相似年龄段的朋友陆续开始进入股市,“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我有一个游戏好友,2018年的一天突然在游戏群里说要去学习投资理财,一开始我们都觉得不靠谱,甚至有点搞笑。”后来,他会时不时在群里分享他的持仓情况和投资收益,这是第一次易卉直观地看到身边的朋友从投资“小白”成长起来,并赚到了钱。“再也坐不住了。”是去年底时易卉的感受,看着身边的朋友都有赚到钱,易卉告诉自己,哪怕不为了赚钱,为了储蓄的保值,也要开始培养投资理财习惯了。

新能源、消费、医疗等板块的投资讨论,开始替代明星八卦,更多地出现在易卉和亲友的聊天中,“现在我和我老公每晚都会开‘投资交流会’,复盘一下今天的投资收益情况,有亏损就相互打气,有收益就再接再厉。”她说道。

但是易卉也有这样的困惑,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指导,更多是跟着自己信任的朋友走,纯靠有人来带。也不知道需要搭建何种投资体系,或者未来怎么发展。身边的朋友炒股风格也都不一样,有的人喜欢炒短线,有的人喜欢炒长线,有些人喜欢买股王,有些人喜欢小赛道龙头。

对于各种政策和新闻,易卉也难以做出独立的投资决断。“比如央行货币政策的变化、银行房地产的贷款新规,我知道很重要,也知道会影响投资,但是如何看待和解读,或者说如何从市场上众多分析中筛选出有价值的信息,感到力不从心。”

与新投资者互动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银河证券获得的数据显示,今年投资者新开户较2020年同比增长近4成,其中20岁以下客户占比8%,21-30岁客户占比31%,31-40岁客户占比25%,41-50岁客户占比 17%,51岁以上客户19%。新开户年轻化趋势愈发明显。

据天弘基金数据,2020年7月1日至9日,01后新开账户数量达到10441,达到此前一个月(2020年6月)01后新开账户数量的57%,呈现加速入场态势。不过,整体而言,01后在天弘基金用户中的占比还不是很高,截至2020年7月13日,天弘基金用户中01后的用户比例约为0.93%。

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的一份调查显示,互联网和银行理财经理依旧是基金个人投资者获取金融投资信息的主要方式,分别有36.3%和25.1%的投资者将互联网和银行理财经理作为获取投资信息的首要渠道,2018年互联网的比例首次超过了银行理财经理。在手机等移动终端买基金,是这些新生代个人投资者投资基金时主要的交易方式。

银河证券对记者表示,面对投资者的变化,公司充分利用互联网平台和工具,以及大数据行为分析模型,对客户进行千人千面画像,同时结合客户熟悉的生活场景、或典型具体案例从客户需求角度分析该情况合理的资产配置方案,构建引流、获客、留客的良性生态链。

天弘基金方面对记者表示,与90后、00后的投资者沟通方面,线上渠道成为重点,支付宝等基金社区沟通解答、在线直播等方式均是加强投资者沟通的重要方面。此外,天弘基金对基金经理的考核中专门有一项投资者服务,不少基金经理每周甚至每天都会在支付宝等基金社区及时回答客户疑惑,倡导科学投资理念,并且定期撰写面向投资者的周报。

而这些年轻人的心态呈现“急得很”的特征,即指一遇到波动就风风火火迅速反应的急性子心态:“今天跌了,能不能抄底”,“还在跌,今天到底要不要割肉”。天弘基金去年10月一份针对2223位基民的调查发现,年轻人的理财心态往往更加“急得很”:在18-25岁的群体中,平均每天查看一到三次收益的人数最多;而随着年龄段越大,查看收益的频率越低,在41岁至50岁的人群中,超过40%均表现为不会每日查看收益,仅每周查看几次。

在这一波新基民中,还流行一种“7日炒基法”,买基金做短线,持有基金7天就赎回。7天的原因在于,持有基金7天及以上,手续费仅为0.75%,而7天以内的手续费则翻倍为1.5%,随着持有期的增加,卖出的手续费将逐步递减为0。

短线炒基法也引起基金业内的“不适”,一位大型公募基金人士和记者“这样真的能赚到钱吗?光管理费、手续费就得2个多百分点。而更关键的是,投资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长期持有收益才是投资基金的正确方式。”

其和记者分享道,从过往的数据来看,持有基金三年以上的赚钱的概率是很高的。

天弘基金的调查同时显示,相比来说,年纪越大,持有的基金期限相对越长,理财心态也越来越“稳得住”。36-40岁、41岁-45岁、46-50岁中,持有单只基金在两年以上的比例分别有50%、53%、63%。而在18-25岁群体中,持有单只基金在两年以上的比例仅有10%。

腾讯金融科技副总裁张越曾经分享过这样一组数据,通过测算平台上线的某只基金发现,任何时间买入,无论是高点还是低点,到底持有两年是能赚钱的,但是平台上客户平均持有这个产品是130天。同样的产品,把盈利的客户、亏损的客户拿出来分析,区别不在于教育水平、投资经验、风险偏好,而是持有时长,盈利的客户是亏损客户的持有时长的2.5倍。

“养基”门道

但今年爆款基金的频发,并不改变A股市场只是“少数人的狂欢”这一残酷现实。“一酱功成万股枯”,不少金融机构人士转发了一张简明清晰概括2月4日市场走势的截图——除了贵州茅台所在的贵州板块当天收涨4.86%之外,其余各省、直辖市等地区板块均为收跌。

今年以来,市场涨跌幅的中位数是-11%,4000多只个股仅有893只个股股价正增长,接近80%的个股股价下跌。还有一组同样直观的数据,2020年12月11日,A股个股股价比2440点低的有1186只,占比28%;12月31日,这一组数据分别是1341和32%;1月31日,这组数据变成1700只和41%;2月4日,近2000只个股股价低于A股2440点的时候,占比45%。

“今年1月份,3/4的股民是赔钱的,不到1/4的股民是赚钱的,中国股市总体就是这么一个状况。”天相投资咨询公司创始人林义相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基金也一样,这么多年来,很多基金投资者都是赔钱的。现在很多人说基金好,拿基金净值说事,要么是坏,要么是蠢。举个简单的例子,基金净值是1块钱的时候,投资者A投了100块,当基金净值上涨1100%到2块钱的时候,投资者B投了2万块,这个时候如果基金净值低了20%,基金净值变成1块6,投资者A赚了60块,但是投资者B亏了4000所块。虽然基金净值涨了60%,但投资者总体是赔钱的。”

在一个主题为资本市场三十周年的论坛上,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坦言,资本市场最让他纠结的事情是“什么时候股市里的老百姓不再成为‘韭菜’”。

林义相表示,忽视散户投资者是错误的,任何资金来源都是个人、都是散户,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只有社会储蓄、居民储蓄才能转化为投资。“所谓的基金,觉得自己多牛多好,错了,如果没有老百姓买基金,基金从哪儿来?一定要保护投资者的利益,这是最重要的,机构投资者是二次的投资者,初次的、原始的投资者都是散户、都是个人。”

上述大型公募基金人士对记者表示,去年公司基金产品取得60-70%的正收益,但是能从年头拿到年尾的基民却是少数。“很多人看到赚了20%就卖了,个人投资者不如机构投资者沉得住气,现在一些封闭型的产品也能规避个人投资者频繁操作的问题。”“基金买入的时点其实并不是很重要。”北京某中型公募基金人士则认为,更重要的是卖出的时点。投资者不能完全把择时交给基金经理,一方面,大几百亿的基金不可能通过大幅降低仓位来躲避市场整体的风险,只能是调仓精选个股,另一方面,如果投资者的资金量大,一点波动都可能带来很大的损失,还是需要投资者学习一定的理财知识,对市场的趋势和卖出的时点做出一些判断。

上述中型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对记者表示,机构与个人投资者的比例大概各占一半,机构走的是直销的销售渠道,个人投资者则通过银行理财、第三方投资平台(微信、支付宝、天天基金等)和券商等销售渠道。其中,银行理财经理是销售公司基金的主力。

“除非当下时点觉得是新基金建仓的好时机,不然一般情况下我自己并不会去买新基金。”其对记者表示,因为老基金产品的风格、持仓、业绩表现、风险管控都已经非常稳定,有历史数据可以参考。

资产配置新时代

易卉对记者表示,自己会有资产保值恐慌,在广州生活的她,目前还没有攒够钱购房,而股市和基金的相对低门槛,以及最近较为可观的收益,使她不再是“旁观者”。因为预期内没有大额消费,易卉和老公基本上把全部的储蓄都用于投资,剩下的钱留一万元左右用于周转和日常开支。易卉的老公比较激进一点,满仓股市;自己是一半的钱放在基金里,一半的钱用于港股打新。

银河证券相关负责人表示,从近两年公募和私募发行规模和速度看,中小投资者的产品化和去散户化趋势正在加速。如何正确引导投资,并保护好中小投资者是目前各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同时面临的重要课题。需要更加接地气的投资者教育、简单透明可行的资产配置方案、丰富的简单结构金融产品,以及对金融机构和互联网金融平台更加严格的监管,以此引导和配合居民资产配置。

从长期来看,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市场,权益类资产都是收益率最高的资产,是抗通胀的有效资产。以目前市场情况来看,银行保本型理财产品收益率一般在3%-4%,非保本浮动型产品收益率在4%-5%。

麦肯锡认为公募基金业务将在2019-2025年达到18%的年均增长速度,成为大资管各类牌照中吸引新增资金的领头羊。零售资金将是公募业务未来最重要的新增资金来源,预计到2025年零售业务将为公募基金创造约16万亿元人民币的增量资金规模。同时,“基金赚钱、基民亏钱”局面将逐步被打破。

(文中王瑞、易卉系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永利体育直营_点击进入 » 新生代“养基专业户”入市 开启资产配置新时代